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美国制造业空心化严重,若中美在这一领域博弈,中国将是最后赢家!

01

一提军备竞赛,大家立马会想到美苏军备竞赛,其实早在美苏之前,英、德两国早就来过一轮军备竞赛了。

我们先看看“日不落帝国”的发家史。

1588年,英国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,西班牙这个暴发户自此退出历史舞台;1652年,英国又击败海上马车夫荷兰;1763年,英国在英法战争中击败法国(这两个国家打了几百年的仗);这三个历史事件几乎奠定英国的世界霸主地位。

这还不够,英国需要工业革命的“加持”。

英法7年战争结束后不久,英国立即开启工业革命。到了1870年,英国拥有的商船吨位全球第一位,超过荷兰、法国、美国、德国、俄国所有商船吨位的总和,英国在世界贸易中的比重达到22%,英国的机器制造商囊括全球机器、机车、铁路设备的制造,英国人在全球一时风光无二!

成为世界工业霸主的英国,变得更加贪婪。他们想用一种比制造业更赚钱的方法赚钱,从18世纪末期开始,英国开始发展金融业。

其实,人性都是一样的。人类在千辛万苦获得一样东西之后,大家都会去寻找一种一劳永逸的方法得到它。早在罗马帝国时期,帝国的有钱人就想不搞生产来赚钱,后来他们想到放高利贷,最后高利贷没等收回来,被蛮族给灭了。

发展了金融业的大英帝国,赚钱速度的确越来越快,但是也开启了去工业化的进程,国内的工业开始不断转移到美国、日本、德国。

“去工业化”的结果一定是金融业超级牛逼。英国伦敦到现在还是全球首屈一指的金融业中心,但是除了金融业,好像也没有什么能够匹配日不落帝国的霸主地位了。而从英国拿走制造业“火种”的德国、日本、英国,却让这些“制造业之火”产生了“燎原”之势。

英国向其它国家转移制造业,目的是为了实现自己的利益最大化,这是单纯从经济上进行考量的。如果世界太平,被剥削对象听话,这对于英国来说是最爽的,但是这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类世界,“翻身农奴”随时都可以“把歌唱”,随时都可以革掉英国佬的命。

果然,没过多久,殖民地国家开始反抗(大多是在新兴工业国的支持下进行的),欧洲大陆国家德国也开始向自己挑战。

事实上,英国在全球大杀四方的时候,德国甚至还不能称为一个真正意义的民族国家。

当时中欧散布300多个大大小小说德语的邦国,甚至德国人民心中根本就没有德“国”这个概念,直到1871年德国才完成统一,德国人民才有了“国家”概念,从而开启自己的工业化之路。

崛起后的德国发现逐步去工业化的英国并没有那么强大,开始与英国展开军备竞赛,在全球争夺殖民地。这时候的英国十分郁闷,自己向其他国家转移产能,没想到养虎为患,只有硬着头皮迎接挑战。

然而,一场布尔战争就打得英国财政巨亏,目睹英国在南非的狼狈表现的德国,更加有信心挑战英国霸权。于是英德又开启新一轮的军备竞赛,这使得外强中干的英国被拖得直吐血。

美国制造业空心化严重,若中美在这一领域博弈,中国将是最后赢家!

再后来发生的事情估计大家都非常清楚了。两次世界大战爆发,虽然英国都是战胜国,但是却把自己打成二流国家,德国连续战败两次,却依靠自己的制造业传统,直到今天仍然是全球制造业强国。

一战时期,英国就开始品尝到国内去工业化的恶果。

不仅一颗颗的炮弹自己供应不上,庞大的战争物资更是生产不了,索性,那时候的美国羽翼并不丰满,英法两国总算能够拥有一战的主导权,美国从中并没有占到什么好处,没捞到好处的美国人开始双面下注,一面支持英、法、苏,一面支持德国与日本。(二战时期,日本85%的战略物资来自美国,包括武器装备、石油、粮食等)

二战时期的英国彻底支撑不下去了,英国只能把求助的目光转移到美国,希望美国能够卖给自己炮弹、驱逐舰等战争物资。

美国说:“买东西可以,但是得拿黄金来买,英镑就算了”,英国狠狠瞪了美国一眼,拿出了黄金。

黄金用完之后,美国开始出主意:“你海外殖民地那么多资产我也收”,英国骂了一声娘,然后开始变卖自己的几百年积攒的海外资产。

就这样,二战结束之后,全球70%的黄金运到了美国,全球一半的工业产能也出自美国,“日不落帝国”正式“日落西山”。

当然,二战时期真正干掉德国的还是苏联。

我们都知道,苏联实行的是计划经济,我们姑且不讨论计划经济的弊端,这种体制有一个优点很明显,计划经济不会使制造业空心化,这块就不展开说了。

02

二战结束后,美国取代了英国的全球霸主地位,美元也取代英镑成为全球通用货币。

在美国称霸全球的新时代,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已经大行其道,而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一直以“为某些利益集团服务”作为政治信条。

这跟亚当·斯密所在的历史时期可是不一样的。

美国制造业空心化严重,若中美在这一领域博弈,中国将是最后赢家!

斯密在《国富论》中对着国王大喊,我们要资本的自由流动、我们要劳动力的自由流动、我们要资源的自由流动、我们要自由贸易,市场要以“看不见的手”为指挥棒,反正就是一系列的争取权力。

而美国成为全球霸主的时候,亚当斯密代表的少数阶层,经过流血牺牲把该要的东西都得到了,剩下的就是巩固自己的革命成果了。

资本家在争取权力的时候,他们一定要谈自由、谈皿煮、谈平等、谈革命,而在巩固自己革命成果的时候,就不能妄谈这些了。

资本家前期要自由,其实要的是工业化、要的是自由贸易,而如今有了工业化,有了自由贸易,还要什么自由?

资本家要想稳定获利,就不能让“看不见的手”来操控市场。

毕竟,“手”看不见,财富自然不可控,资本家不敢冒这个险,它要旱涝保收,它需要“看得见的手”,这只“看得见的手”就是集中所有权力于一身的集权资本,集权资本拥有支配关键资源的权力,他人(或国家)必须听从自己的安排。

为什么集权资本仅仅掌握关键资源?

因为在这个地球上,让别人依赖你的资源很多,但如果什么事情都要让别人依赖你,你付出的成本也会很高,所以最经济的方法是掌控关键经济资源。

所以,美国的集权资本就是通过控制世界关键资源来掌控整个世界的,如石油、高科技、黄金等。

总体上来说,这个世界的关键资源主要有三类:一类是产业链的顶端技术,一类是价值链的顶端,一类是货币链的顶端。

而如今,美国掌握了产业链的顶端(ICT、能源化工、生物医药、航天航空等)、价值链的顶端关键资源(全球舆论控制权),同时美元又是世界通用货币。

集权资本只需要让这些关键资源(如资本、高科技、军工复合体等)自由流动,但是其他国家的劳动力与资源不能自由流动,劳动力(或劳动力所在国家)必须老老实实在世界产业链的底层呆着,出苦力、赚辛苦钱、痛苦活着,资源国只能贱卖自己的资源,还得承受高污染。

只有这样,集权资本才能够站在“食物链”的最顶端。所以你就看到美国白领,个个躲在写字楼中,喝着咖啡,赚着大钱。

因此,集权资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来设计整个世界的经济秩序,然后按照自己的意愿为全球其它国家设计产业结构,任何反抗者都没有好下场。(想想卡扎菲、萨达姆)

03

了解这些之后,你就能够搞清楚,为何上世纪的美苏争霸,集权资本所在的美国肯定会笑到最后。

美国制造业空心化严重,若中美在这一领域博弈,中国将是最后赢家!

当然,集权资本只是借助美国这样一个民族国家作为载体,实际上集权资本并没有国界,只是觉得美国这个国家没有什么历史包袱,可以更加容易控制而已。

从表面来看,美国跟苏联争霸,是一个民族国家跟另外一个民族国家作斗争,而实际上,是美国控制核心资源的精英阶层,借助美国这个壳子,源源不断从其他国家(主要为北约阵营)吸收超额剩余价值,然后用到手的财富跟苏联斗,你说苏联的胜算有多大?

当然,我这么说也不确切。

毕竟苏联背后也是有“华约组织”的,但是计划经济模式不会拥有集权资本的魔力,被美国拖死是早晚的事情。

下面,我们来看一下美国集权资本是如何利用手中特权,一步步把苏联玩解体的:

首先,集权资本操控石油价格。

我们知道,上世纪70年代,石油价格猛涨了一波,一度上冲117美元/桶,这使得石油资源国赚嗨了,苏联也在70年代的美苏争霸中占据主动地位。

然而,好景不长,美国通过操控石油价格,使得石油价格在80年代一度降到12美元/桶,这使得苏联丧失大量外汇收入。

其次,集权资本利用美元霸权打击苏联。

里根政府时期,美国政府首先利用阿富汗战争让苏联疯狂烧美元,然后又让美元贬值25%,这样的话,苏联美元支出增加,收入实际减少,外汇储备流失严重。

由于苏联重工业与轻工业失调,必须大量的美元储备来维持购买重工业原材料的支出,苏联外汇储备就非常吃紧,财政自然吃紧。

再次,美国集权资本利用对北约国家的操控权,联合打压苏联。

苏联原本计划建设天然气管道,通过卖天然气给西欧国家赚取外汇,里根政府千方百计阻止这个项目(这跟美国阻止德国与俄罗斯之间的“北溪-2”天然气管道一个道理),并且威胁西欧国家不要给苏联提供低息贷款,否则的话,后果自负。

面对美国集权资本的打压,苏联在华约组织中搞了个经济互助委员会。

然而,由于“经互会”成员国没有自己的生产自主权,必须由苏联指定自己国家生产什么,而苏联只会根据自己的需要来进行生产安排,这就使得“经互会”成员国动力不足,凡事潦草糊弄。

这就使得东欧国家被美国策反之后,苏联一下子傻眼了,为自己生产暖水壶的国家叛变了,以后喝水怎么办?

以上种种原因,才是苏联最终覆灭的根本原因。苏联的解体绝非一个小小的军备竞赛所造成的,如果苏联能够拥有美国集权资本那样的魔力,最终被拖死的是谁还不得而知?

04

我们回到题目中的假设中来:假如中国与美国也来一场军备竞赛,谁会胜出?

虽然美国集权资本控制全球核心资源,但是它也有一个致命弱点:

与当年的英国一样,美国同样面临制造业的空心化难题,这个弱点对上中国这种全球制造业大国,就会被无限放大。

想想当年的英国,虽然金融资本赚得很多,但是一旦发生战争,这些钱很快就转移到为其提供军事物资的美国那里去了,可以说,英国在与德国的对垒过程中,是不折不扣的失败者。

当年的英德与当前的中美类比,是不是有相似之处?

当然,中国与美国在高科技方面还是有一定差距,但是我们有全球最完备的工业体系,中国是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,并且这种地位还会越来越稳固,这就是我们的优势。

2004年,中国制造业增加值超越德国;2007年,中国超越日本;2010年,中国超越美国;2018年,中国制造业增加值达到全球的28.25%,几乎是美、日、德三国之和,可喜的是,中国制造业增速仍然能够达到6%左右,这就意味着10年之后的中国,制造业增加值份额将会超过全球制造业的40%!

对于中国而言,如此充沛的制造业产能,军事工业成果就能够更好的民营化,军事工业的附加值就高。

美国则完全不同。

由于制造业空心化,美国发展军事工业成本就比中国高,估计美国造一艘军舰的代价相当于中国造三艘的代价,美国军事工业的成果也难以实现民营化,毕竟其相当一部分产业链已经转移到东南亚国家。(前期许多军事工业都已经实现民营化了。比方说,原子能技术、互联网技术、计算机技术,前期都是打仗用的)

所以,如果中美玩起军备竞赛,无论从当下制造业实力,还是从未来潜力来看,中国都更有优势,尽管我们不主动戳事,但是我们也不怕事!

当然,可能有朋友问,我想了解未来中美关系,我也想了解当下的情况。

集权资本在扶持产业的时候,为了保证万无一失,他总会两边下注的,至于两者谁最后胜出都无所谓。

所以,你就会发现,美国的巨头公司一般都是成对的出现,如麦当劳与KFC,可口与百事,这些企业背后支持的政党,肯定也是2个政党。

当然,中国现在进行的“新基建”,也在期待美国“新创意”以及new money。

毕竟,新基建就是为新创意服务的,只有新基建才能使“新创意”产生新动能,最终产生新财富。

所以说,下一步中美肯定还是要结合的。

中美结合,就不用搞军备竞赛,全球就太平了吧?

如果这么想,就太幼稚了。

当前,美国已经把中国作为世界上的头号威胁对象。大家都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,做老大可以,做老三可以,千万不要做老二,因为老二可以挑战老大的位置,所以老二的日子最难过。

在美苏争霸时期,美国不仅没有打压我们,还在拼命的拉拢我们,把一些产业链转移到中国来,就是因为中国那时候不足以威胁到美国。

这跟三国时期的曹操与刘备一样。

当刘备对曹操没有威胁的时候,曹操可以与刘备“煮酒论英雄”,因为曹操知道,刘备虽然是英雄,但是无用武之地,而等到刘备做大之后,曹操一定要消灭刘备,因为这时候刘备这个英雄威胁到曹操了。

美国制造业空心化严重,若中美在这一领域博弈,中国将是最后赢家!

再加上,美国集权资本中的军工复合体,是患有“敌人缺乏综合症”的。在可预见的未来,在军工复合体的怂恿之下,美国一定会继续在全世界挑起事端,同时不断找中国的麻烦,这本来就是美国集权资本存在的目的与价值之所在。

中美博弈躲不过去。

既然躲不过去,那就勇敢面对!

看拖到最后,谁先受不了?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哈哈笑 » 美国制造业空心化严重,若中美在这一领域博弈,中国将是最后赢家!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哈哈笑让你购物更省钱

淘宝特有红包免费领取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�

微信扫一扫打�